草棚的帘子再次掀开,一名约莫四五十岁,身材魁梧不过脸色有些蜡黄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男子似乎有伤病在身,边走边咳嗽了几声,看到杜飞等三人的穿着打扮愣了愣脸色一时惊疑不定。

  “孩子他爹,他们说是来打听铁手……”

  中年妇女上前一步扶住男子的身体有些忧虑的开口,不过还没说完,先前向刘慕仙出手的青年神情激动的插口到。

  “父亲,你早就不是铁手猎妖团的人了,那些人一再来骚扰,每次你都要跟他们费半天口舌,我们理他们做什么赶走就是了。”

  “就是,伯父你身体还没有恢复,让我们来处理吧。”

  “就算他们有魂师又怎样,我们五个人一起上,不见得会输给他们。”

  眼见那几名青年纷纷嚷嚷情绪激动,道院三名弟子忍不住面面相觑。

  自从杜飞说了要打听铁手猎妖团的话之后,这些人就似乎把他们当做了上门寻仇的敌人,三人一时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关联。

  不过三人并没有放在心上,那群青年准备动手时,他们都看了出来这些人只不过都是些引气境界的修者,别说三名弟子联手,就是其中任意一人都能击败他们。

  何况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他们是来打听消息的,如果没有必要不会与这些人战斗。

  “住口!你少说两句。”中年男子呵斥了青年一句,又转头看向三名道院弟子,不过他并没有说话打量了杜飞等人几眼尤其是身上的蓝色道袍,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了什么。。

  思索片刻他忽然开口问到,“三位……阁下可是哪个宗门的国教弟子吗?”

  看来他终于认了出来,杜飞心中想到,他也没有隐瞒点头说到。

  “不错!我们三人是玄天宗的弟子,因为遇上一件事情想要打听一下铁手猎妖团的消息,大叔不必担心,我们没有什么恶意。”

  听到杜飞承认,中年男子脸色一松,他身旁的几名青年知道了三人是国教弟子立时有些吃惊,不过也知道了自己刚才太过鲁莽连忙各自收起了兵器。

  “既然这样,如不嫌弃,三位大人请到屋中详谈。”

  中年男子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杜飞也没有拒绝和刘慕仙欧阳凤凰一起跟着男子进了草棚中。

  草棚内面积颇大,有三间连在一起的房间,角落里堆放了许多杂物,还有几张床和一些桌椅,看得出来这里是中年男子一家做买卖的仓库和临时住所。

  男子请他们三人坐了,便开口到,“在下姓黄,叫黄澜,原本是铁手猎妖团的副团长。”

  “两年前在一次猎妖战斗中受了重伤一直伤病未愈,为了不拖累其他人当然也是免得家人担惊受怕,后来就退出了猎妖团,在这里开了家小店铺做些买卖。”

  “那刚才……”杜飞看了一眼黄澜的儿子,中年男子知道杜飞的意思开口解释。

  “几个月前,原先的铁手猎妖团不知道做了笔什么买卖,据说好像是弄到了一批古董和数百年前的几件法器,出售给了一名来自长安的大老板。”

  “他们发了一笔大财,也因此被其他同行盯上了……”

  黄澜说了一阵,杜飞等三人才知道陇西城中有些同样是猎妖的佣兵,因为眼红盯上了铁手猎妖团,不过一直没能找到他们。

  这些猎妖佣兵也知道黄澜以前是铁手猎妖团的副团长,是一名凝魂修者,因此数次前来向他打听消息甚至有人向他们一家发出了威胁。

  黄澜的儿子年轻气盛,还曾经跟其中一人动过手吃了点亏,幸好这里是陇西城中毕竟有边军驻守,那些人也不敢乱来。

  只是数次受到搔扰和威胁之后,中年男子一家提高了警惕,没想到今日杜飞等三人正好前来,也是打听铁手猎妖团的消息,他儿子还有几个亲戚和朋友自然忍不住了。

  “先前小儿鲁莽,请三位大人原谅,不知道几位国教弟子为什么也要打听铁手猎妖团的消息?”

  中年男子诚恳的道歉了一句又开口问到。

  “呵呵!黄大叔放心,我们只是来打听消息的,可不会无缘无故的和人动手。”

  杜飞笑呵呵看了一眼那名青年,黄澜的儿子顿时有些面红耳赤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好意思开口,杜飞没有计较向黄澜说到。

  “我们三人前来,就是与刚才黄大叔说的那名长安城中的大老板有关。”

  “我们接了一桩任务,本来是要护送那名老板前往洛阳城,不想他半路上被人绑架了,后来我们打听到很有可能与铁手猎妖团卖给他的一批古董和法器有关,因此前来想要找铁手猎妖团查找一些线索。”